当前位置 主页 > 人力资源 >

一旦幻化为人

  

而百合这一回就成为了那个剧情里才出现时就是被阆苑洞门下弟子强暴的可怜龙女,她出场的次数,也就是天道化为的命运口中那短短的两句,便最后在命运安排下,成为了启引成功的踏脚石。龙女十分不甘心,她修炼为人形不容易,却被外界的人毁了自己的根基,否则就凭她身上拥有的洪荒之力,如何会死在启引这样一个小子手中?她的一生仿佛就是为了启引降伏魔降而出生,先是遭人奸污,却状告无门,又没法报仇,最后却被人杀死,连骨皮筋都尽数被人制为法宝,实在是不甘心。她想要强大,将本应属于自己的东西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不要再让人轻易夺去,毁了自己,她要向夺走自己根基的青年复仇,她还想要杀死曾杀死自己的启引,改变自己悲惨的命运。这一次任务冷不妨看来就只是龙女要报仇而已,可因为启引是天道选中的人,其实也是龙女要与天道对抗的意思,百合一想到这个,不由有些头疼。她进入任务时,还不是龙女还没孵化的时候,原主自己独自生活在这世界尽头,这里与外界仿佛被隔成了两个不同的世界,原主剧情中死得不明不白的,活得也是懵懂,并不知时间。百合并不确定这会儿是什么时候,也不知道启引会是什么时候出生,她也不知在蛋中睡了多久,醒来时发现自己好像是被封印在蛋中,因为是龙身的缘故,她没办法修炼练体术,在接收了剧情之后,只得每日撞击蛋壳,并且尽量在蛋壳中便念道德经的口诀,渐渐有了些力气,才在数千年后,有了些道行。渐渐将蛋壳吸收,破开了那道无形的封印。从破壳而出之日起,百合每日吸收灵力而修炼,虽说这片海是由盘古的眼泪幻化而成。并且这里洪荒灵气浓郁,照理来说对她修炼实在是大大有利的,可这个世界中设定的是万物之中人类为灵之首,其余飞禽走兽虽说可修成精,却因为限制。所需时间要比人类长得多,这仿佛就像是一个天地混沌初开时期起便定下的规则,谁也不能幸免。百合每日勤修,却依旧进展十分缓慢,直到最近她隐隐感觉自己有要化为人形的预感,每日修炼就更加勤奋。对于剧情中的龙女来说,困守在这个被天道都抛弃的世界里,只得她独自一人有种坐牢一般的感觉,可对于百合来说却并不十分难忍,她性格原本就坚定。没有人打扰她独自一人修炼,也能耐得住那份寂寞,因此几百年时光很快便在日复一日的修炼中弹指过去。开始时百合还勉强能记着一些时间,可后来她渐渐便放弃了这一举动,专注将自己的心思全放在修炼上。毕竟哪怕她记着了时间,知道那阆苑洞的弟子什么时候会出现,可若是因为自己的法力修为不足,而不是别人对手的时候,到时别人要想怎么对她,依旧是怎么伤害。这片海域看起来虽大。可实则在真正大能修士的眼中,不过沧海一粟罢了,那阆苑洞的弟子原本就已经是金仙级的修为,法力极其高强。自己躲肯定是躲不过的,倒不如努力修行,真正到了遇到麻烦时,让这些原本伤了她的人,没本事再伤害她。从百合感觉到自己即将修炼至化为人形,再到百合真正修出人身。已经是千余年之后了,这中间过程极其的漫长,好在终于还是挨过去了。四周大量的混沌灵力疯狂的涌入进百合的体内,按照天道来说,原本精怪修为人时应该遭受九九八十一道雷劫方可为人形,熬过去才真正算是鲤鱼跳进了龙门,熬不过则又打个灰飞烟灭,可百合因为是在天道规则之外,所以并没有经受这一关的挫磨。随着灵力的入体,她感觉到自己的龙首化为人形,龙尾幻化成双腿,爪子变为双手,身体中温度高得仿佛像是在受三昧真火灼烤一般,让百合浑身都疼。原本冰凉的海水包裹在她周围,她嘴中发出阵阵清脆的龙吟,随着光滑的鳞片渐渐隐没,水中那若隐若现的身躯渐渐变成一个身姿曼妙的少女。“化人了。”百合张了张嘴,不再是以前,张嘴就是鸣叫声,她抬起胳膊,莹白如玉的手臂在水光下晶莹剔透,胳膊上的水花随着她的动作滴落在海面,发出‘叮咚’的响声。她伸手捧起一捧海水,两只腿摆动的感觉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感受过了,这会儿感觉到自己真正幻化成了人,百合脸上才露出喜色来。以前是龙时,最多只能练道德经的心法,许多东西因为限制而不能练,再加上规则的缘故,使得她修行十分缓慢,可现在她熬了这么多年时间,一旦幻化为人,以前没办法练习的星辰练体术,她就可以练习了。这片海域是盘古的眼泪,带着大神的气息,龙女虽说是因为这盘古的力量温养中滋生,但其实真正接收到这片海域的力量还不及万分之一。百合感觉到自己化为人身之后,因为许多年都以龙形生存的缘故,一时间对于自己原本的面貌还有些不太适合,因此在海域中游了好一会儿,渐渐习惯了身体之后,她才开始浮在海水中,练起了星辰练体术。当初龙形时她修炼道德经,因身处洪荒之力的包围中,以龙形修行还算是顺利,可这会儿一旦是人身了,百合才感觉到自己以前根本不能与现在相比。随着星辰练体术的动作一展开,大量混沌灵力涌进她身体中,海水里特有的一丝盘古大神的灵力涌入体内,开始在她身体中四处游走,这些力量很快将她原本修炼出的灵力包围,一遍练体术配合着道德经修炼完,她的进展比以前修炼百年时间还要多。百合停下了动作,如今她有练体术配合道德经修炼,往后天道若是有了改变,阆苑洞弟子不再闯进这片海域也就罢了,若他还敢再来,要想像剧情中那样得到洪荒之力修为正果,可不会那样轻松了。她眉头皱了皱。看着自己还漂浮在海水中的身体,虽说这片海域并没有其他人的存在,但百合依旧是幻化出一套衣裳穿在了身上,这才没入了海底。时光荏苒。日复一日的修炼中,时间过得极快,百合每日将时间用在修行中,这片海域中原本蕴含的盘古之力,如今已经被她吸收了七七八八。小世界里的混沌灵力也因为这些年的修行而被她尽数纳入体内,她甚至试过可以将这里大部份的世界收入自己体内,只要再给她一点时间,等她可以将这方小世界全部收进自己身体中时,这片原本困住她的小世界,便再也不能困她了。剧情里原主一直被锁在这世界之巅的尽头,其实并不是没有办法出去的,除了到后来因为这方小世界被打破,而遭天道封锁之外,只要龙女的实力足够强大到可以将这滴原本属于盘古的眼泪收服。纳入身体中,将其力量全部吸收,这枷锁便不攻自破。但因为龙女出生来历虽然特殊,可却不懂修行,再加上受法则的限制,所以才导致那样多年的时间,到最后连个阆苑洞的弟子都打不过不说,被坏了根基,最后还遭启引为了收服魔降而杀死。海域之中因为**于世界之外,所以并没有白天黑夜之分。几万年时间再次过去,百合已经几乎能将这片海域全部炼化时,突然有一天她感觉到心中一动,仿佛有什么东西闯了进来。如今海域已经尽数在她掌握之中。哪怕是其中一点儿细微的变化,她都能感觉得到,如今她感觉到有人闯进了这方小世界,百合就知道剧情中那个阆苑洞的弟子终于还是在天道的安排下,如剧情中设定的那般,闯进了这个一方小世界里。原本被她所遗忘的时间。直到这会儿才算是终于走上了正轨。剧情里龙女先是会被其污辱,夺去洪荒之力并毁了根基,再到后来启引的出现,龙女这才正式走入剧情。百合像原主一般,朝着这人所在的方向迅速移动,剧情中原主这样的举动是无意的行为,而百合却是有意识的朝其靠近,显然对方因为是金仙级的修为,也很快感觉到了百合的异动。“何方妖孽,还不快快现出原形!”一道清朗的男声厉喝了一句,白衣青年因为碰上劲敌与人斗法,险些被人斩落时误闯进了这里。一进入这片海域青年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儿,天地已经开了不知多少万年,混沌灵力如今已经早不像天地初开时那样的浓郁,可是这里却仿佛藏着的一个世外桃源,灵力充沛之外,竟然还有混沌灵力,并且一股让其感到恐惧又有些兴奋洪荒之力,也好像隐藏在这世界之中,青年原本受了重伤,根基险些遭劲敌所毁,此时感觉到有洪荒之力,心中不由又惊又喜。百合靠近时他厉喝了一声,手中拿着的一支罗盘迸发出刺目的光泽,这光束仿佛一下子就照亮了这原本灰蒙蒙的海域,使其亮了起来。在青年惊喜交加的眼神中,海水从两旁分开,穿着一身与原主鳞甲颜色相同的银白色纱衣的百合从海水中走了出来,站到青年对面。原本的龙女独自一人生活在海域,她因为是由盘古的眼泪孕育而出,从记事起到开启灵智,一直被困在这儿,对于外界的情况一无所知,性情懵懂而天真,不知自己浑身是宝会遭人觊觎,她对人全无防备,在看到青年时,还向人释出善意,却不知道这青年在一眼就看穿她来历不凡之后,因为青年受了重伤的缘故,龙女的出现仿佛是一个对其全无任何防备的绝世珍宝,而遭这青年玷污。这会儿青年的眼神中含着贪婪与狂喜,龙女看不出这眼神的含义,百合却是一眼就看了出来。她心里冷笑了两声,见青年手中的罗盘举了起来,嘴中念了两句,一道光束便朝她照了过来。这是阆苑洞中的三大七品法器之一,名为生死盘,意思是只要此盘在手,便可掌生死,控人生,与后来启引所使用的封神榜,在某一方面来说有异曲同功之妙。启引由命运手中得来的封神榜只要一旦认主。启引用自己的灵力在榜上写上谁的名字,谁便可封神,正是凭借这一异宝,启引才坐稳了后来的三界之主的位置。这个生死盘也差不多。只要主人将灵力注入,盘指针指向哪个方向,对方要生要死,便由得他定了。若是对方实力要比生死盘主人高,这盘定不得生死。只要灵力足够,也可以将其定住。若单只这一点,生死盘虽然珍贵,却也不敢跟封神榜媲美,可此盘却还有推算之用,手持此盘,便可算出一个人来历,无论对方是妖魔鬼怪亦或是人类,在这生死盘前,便半点儿不能隐藏。对手有什么弱点,什么来历,什么样的实力,在生死盘前一目了然。正是因为如此,此盘才在阆苑洞各式各样的神器之中被称为三大七品法器之一。此时青年想要将百合定住,并算出其来历,百合看他举动,显然如剧情中一般,青年很快得知了自己出生,也应该明白这个世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了。那生死盘的光芒笼罩在她身上时,一股无形的压力笼在百合身上,百合并不以为意。而原本的龙女在被这生死盘光一照时,因为修为不够的缘故。在光芒之下大受损伤,若不是因为其来历特别,她当时都险些现出了原形。“竟然是一条龙女,还是盘古大帝的眼泪所滋生?”青年果然很快弄明白了百合的来历,眼中露出几分贪婪之色,可因为生死盘里百合的实力一片朦胧。仿佛被笼在雾气中,看不太真切,这样的情况以前可从未发生过,哪怕就是在面对上善真人时,生死盘也能标出其大罗金仙的实力,但这会儿青年在算百合时,却根本探测不到她真正的实力。但很快的青年就将这种疑惑抛归到了脑后,他咧嘴一笑:“从破壳而出到现在不过才经历了十万年时间,畜牲又能有多大能耐?只是体内却有盘古大神的遗力。”若是得了这丝遗力,自己也好重筑根基,本来还以为被老对头打碎根基自己这下子完了,可现在却因祸得福,若是从这龙女身上采到盘古的遗力,到时不止根基会被修补好,自己说不定实力还能更上一层。师尊上善真人曾借生死盘之力得天道指点,知道几百年后会有封神榜的主人出现,到时凭借自己实力,封个正神之位,也好成就正果!想到这儿,青年眼中更是光芒大盛:“看不清实力又如何,兴许应该是这蓄牲含洪荒之力,所以罗盘才显示不出。”别说一只修行不足十万年时间的小龙,估计也就堪堪化为人形,哪怕就是上百万年的龙,若是与其巅峰时期相斗,也不一定是他对手。如今他虽受了重伤,可却有阆苑洞至宝生死盘在手,要降伏这只小龙并不难,想到这儿,青年贪婪之心发作,在他看来,百合不过是个至宝,有缘者得知,哪怕她已经修成了人形,可在这青年眼中,却也不过是件东西,毁了也就毁了。他没有注意到自己在说出这话时,百合眼中露出来的冷色,也没有意识到生死盘笼在百合身上的光芒,并没有真正将她定住,青年只以为自己这一回是走了大运,欢喜之下将灵力打入法宝之中,那生死盘光芒越发刺眼,他嘴里喝了一声:“去。”原本以为这光芒已经足以将百合制住,青年正欲飞身上前,欲得龙女之力,他为阳,龙女属阴,阴阳调和,到时必定事办功备。青年嘴角边的笑意还在,那光芒照向百合时,只见百合伸手抬了起来,随手画了个圆,一只水镜在她手中出现,并越变越大,因这些水乃是盘古眼泪化成,这生死盘虽然是阆苑洞至宝,却也不能跟洪荒之力相比,一旦被挡住,光芒便再也折射不进去。青年原本以为自己一出手必中,却没想到百合反应这样快,等回过神来发现不对劲儿想退时,已经晚了。这片海被百合炼化之后,从某方面来说,就好像百合身体的一部份似的,受她掌控,随心所欲。她将海水束成水龙,朝青年一指,青年看到海浪滔天。大惊失色之下飞身要躲时,却还是迟了一步。水龙将其缠住,百合化为人形之后已经多年,实力早不是剧情中的龙女可以比的。这会儿青年意图欲谋不诡不成,反被人制住,慌乱之下想要挣扎,又如何挣扎得脱?他原本觊觎的洪荒之力仿佛一条无形的枷锁将其牢牢锁住,别说他如今根基被毁实力大减。哪怕就是实力强盛时时期,海水将其困住,他也仿佛是在与开天地之神的盘古为敌,哪怕这海水只是盘古的眼泪之一,他又怎么会是其对手?‘咚’的一声,青年被束缚住,手中的罗盘控制不住,掉落进海面,因为少了主人灵力的加持,生死盘上的光芒有些暗淡。那原本脑门大小的罗盘滴溜溜的转着,化为巴掌大小的一块通体洁白的玉盘,非常完美,浮在海面上不动弹了。百合将青年困住,这才朝罗盘走了过去,她在海面上如履平地,青年看她伸手要去捡罗盘,心中大急:“孽蓄,快将本道人放开,否则休怪本尊对你不客气!”这罗盘来历不凡,且是神物之一。若是丢失,可想而知回到师门之后自己定会遭师尊责罚的,青年夺宝不成,如今自己的宝物反倒要被人捡去。心中不由有些慌乱。他没想到一个才出生十万年不到的龙女,竟然有本事能将他锁住,看来也是跟这盘古之泪的原因有关了,只是可惜龙女毕竟非人类,若是这丝力气为自己所得,百年之后。他必定会挤身于大罗金仙之列了。“如今你自身难保,要怎么对我不客气?”百合并没有听青年的威胁,将罗盘捡了起来,她感觉到罗盘之上还有阆苑洞的标记在,这个可是个好东西,用句能俗的话来说,上能知窥天机,下能知万事地理,这就好比一个移动的外挂,在青年达到大罗金仙之后,凭借此盘听从天道安排跟随在启引身边,可是为启引的封神之路效了不少的力。这样一个好东西此时主动被送到自己面前,百合想也不想便使出灵力,将罗盘之上阆苑洞打下的标记抹去。生死盘原本是青年法宝,被他温养多年,与其心脉相通,这一回灵力被抹,对青年来说,无异于是被人将心肝齐齐挖去,痛彻心扉,他根本没想到百合这样一头明显出生不久的龙女,怎么会有如此神力,竟将至宝生生夺去,激荡之下青年‘哇’的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那血还未落进海面之中,百合已经厌恶的皱了皱眉:“不要污了我这片土地。”她冷声说完,以灵力将这血与青年身体裹住,将这片小世界收拢,一个缺口凭空出现,百合将其掷了出去!她没有要青年性命,剧情中青年虽然夺了龙女根基,但因为当时的青年并没有杀死龙女,往后只要天道还会扶持启引走上封神之路,终有一天自己还会与这青年遇上的,到时再一起了结了因果就是。剧情中青年夺了她的根基,如今青年根基已碎,且阆苑洞三大至宝之一的生死盘又被她所抢,也算是一报还一报,并结下了梁子。没有了自己的根基辅助,没有再从自己这里得到洪荒之力,这青年要想像剧情中那样轻易成为大罗金仙,封神之战后位列仙班,可会那样容易。看着青年消失的方向,百合勾了勾嘴角,才重新沉进海底。(未完待续。)ps:双更合一!啊啊啊啊啊这两天我更新不准时,让小妖精们着急了吗?我不是故意滴,我这两天在转沙发,我妈一月满六十,所以到时亲戚会来,被逼着要搬家,如果这些东西不提前定好,到时亲戚来了没地方住的。没多少钱又还想要买个不要太差的,毕竟害怕污染大,搬得快,所以这两天白天出门转,晚上回来码字,累成狗一样的。明天应该不会准时,大家早上不要刷新,我要调整两天,才能回到以前状态的,大家么么砸,今儿天气好,不求票了,等下次下雨我再和求票搭配套餐,效果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