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注册和激活 >

一国汇率变动主要是由于购买力的变动

  

经过改革开放30多年的快速发展,人民币实际汇率调整问题日益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现实和未来所面临的重要课题。通过购买力平价理论和工资成本理论,我们可以对人民币升值情况得到较为简明清晰的理论和逻辑认识,对研究人民币汇率政策具有重要参考意义。因此,对于人民币升值这一问题,应结合购买力平价理论和工资成本理论,将劳动生产率的相对追赶作为分析人民币升值的基本着眼点,结合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立和完善情况,不断提高对人民币实际汇率升值的理论认识和把握。

在汇率决定理论运用方面,国内学界主流研究运用的理论主要是卡塞尔的购买力平价和工资成本两种理论。

(二)工资成本理论

二战后,在美国“马歇尔计划”的帮助下,西欧经济得到很好的恢复,但同时美国由于大量地对外援助导致了财政赤字的产生,随着赤字的增加,美国黄金储备减少,影响到美元的价值。这一背景下,对美元的汇率需要重估,传统的购买力平汇率决定理论的缺陷日益暴露,需要修正。面对这一问题,巴拉萨和萨缪尔森在1960年提出了克服卡塞尔购买力平价理论在物价选区上存在的缺陷的工资成本理论,又被称为巴拉萨-萨缪尔森效应。他们指出,现行统计的消费物价指数等物价指数,没有将制造业以外的交通运输、服务行业等行业的物价考虑在内,因此两国之间的物价不存在可比性。针对这种情况,巴萨拉和萨缪尔森提出用工资指数代替物价指数的理论方法。即汇率由两国相对物价决定,相对物价由相对劳动生产率和相对工资决定的工资成本理论。工资成本理论的提出实现了对购买力平价理论的进一步深化,在理论实际上是对购买力平价理论的补充和完善。

二、对人民币升值的分析和评论

在绝对购买力理论运用上,比较代表性的研究者是美国学者克拉维斯和中国学者任若恩。1981年,美国学者克拉维斯运用绝对购买力平价理论对人民币的价值进行估算,估计出1975年人民币购买力平价是1美元=0.46元人民币,中国人均gdp是343元人民币,按照ppp折合745美元,相当于美国的10%;之后,推算出1988年中国人均gdp为2,472美元,1994年为4,798美元,相当于美国的18.5%。中国学者任若恩使用geary—khamis加总方法计算出1987年人民币与各国的购买力平价:1元人民币=124.6日元、0.493英镑和0.709美元,按照直接标价法,1美元=1.41元人民币。从这些测算虽然结果不同,但都表明人民币存在被低估的问题,这也是国内外相关学者认为人民币应该升值的重要理论依据。在相对购买力理论运用上,计算人民币和美元汇率,等于两国通货膨胀率之差。从1990—1999年中、美两国的通胀率和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来看,与相对购买力平价理论存在较大的偏差。期间,美国通胀率高于中国,但人民币汇率没有如同相对购买力平价理论的逻辑进行升值,反而有所贬值。例如,1997年后,美国通胀率高于中国,但人民币基本上保持稳定,可以说,相对购买力平价理论在解释人民币汇率的变动上偏差较大。

(一)运用购买力平价理论人民币升值进行实证分析

(二)运用工资成本理论对人民币升值进行实证分析

工资成本理论在对人民币升值理论研究上,与购买力平价理论并不是矛盾的,相反可以对购买力评价理论进行有效补充。按照工资成本理论的效应预测,劳动生产率(或者说工资收入)越高的国家,其相对价格水平越高,具有相同收入水平的国家,价格水平也相等。在购买力平价理论实证研究中表明,长时段的数据支持购买力平价理论,名义汇率长期收敛于购买力平价决定的均衡汇率,长期来看,两个国家劳动生产率(或者说工资收入)逐渐接近,汇率趋向于购买力平价。在经济追赶完成的时点上,工资成本理论所预测的均衡实际汇率与购买力平价所预测的汇率是一致的。可以讲,购买力平价理论则揭示了追赶完成后实际汇率的状态,工资成本理论揭示了经济追赶过程中实际汇率的演变形态。在过去的30多年中,中国经济经历了长期高速增长,并且一直处于追赶过程中,与工资成本理论的应假说所提出的条件相吻合。从这一视角来考察人民币汇率升值问题,具有重要的认识意义。工资成本理论效应假说认为,一国在长期经济追赶过程中实际汇率会出现升值,这正是我国目前人民币汇率不断升值的理论根据,我国经济持续三十多年快速增长是人民币汇率升值的基本面因素。随着中国经济不断的继续快速发展和总体经济水平和能力的提升,长远来看,人民币汇率升值还将继续。在对于我国改革开放初期,实际汇率演变与工资成本理论的效应预测不符合的情况,并不说明工资成本理论的效应无效。从体制转型的角度解释中国实际汇率随经济增长而下降的现象,因为在改革开放之前,在计划经济时期人民币实际汇率是被高估了,我国进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后,计划经济实现向市场经济转型过程中,实际汇率发生了向正常水平回归的进程,在理论上属于正常的向基本面的修正。

三、结论

一战后,由于金本位制度被许多国家放弃,货币购买力大大下降。针对这一情况,如果想恢复金本位制度,就必须收缩货币,实现物价水平的降低,但这种措施容易造成经济衰退的发生。面对这一经济问题,瑞典经济学家卡塞尔提出在法币制度下两个独立货币之间的汇率决定原则,即购买力平价理论。卡塞尔认为,两国货币的兑换比率由各自具有的购买力比率确定。购买力比率就是购买力平价,一国汇率变动主要是由于购买力的变动,而购买力变动主要是由于物价的变动。两国物价水平的比率的变动是汇率变动的根本原因。卡塞尔在对购买力的论证中,提出绝对购买力平价和相对购买力平价两种概念。绝对购买力平价,即汇率是两个国家价格水平的比率,相对购买力平价,即汇率是基期的汇率与两国价格指数比率的乘积。在具体运用中,卡塞尔的逻辑是:对一国的货币需求,是对该国货币购买力的需求,因此,汇价在理论上应由货币对的相对购买力来决定。在绝对购买力平价的运用上,其核心理念是一种货币和另外—种货币的比价,取决于两种货币在各自国内的购买力之比决。当本国的价格水平相对上升时,汇率上升,本币的购买力下降,货币贬值;当本国价格水平相对下降时,汇率下降,本币购买力上升,货币升值。在相对购买力平价的运用上,相对购买力平价阐述的是汇率和通货膨胀率间之间的关系,货币对内价值决定其对外价值,,两种货币的汇率水平主要依据各自国家的通胀率差异进行调整。当某个国家的汇率被认为高估或低估的时候,购买力平价通常被用来作为均衡汇率指标。但这一理论在物价指数上将贸易商品和非贸易品混淆在一起,具有明显的缺陷,是该理论的不足。

(一)购买力平价理论